首页 > 社会资讯 > 正文

上海虹口杀妻藏尸案开庭 凶手将尸体藏于冰箱三个月

评论:1 浏览:10721 发表于:2017-11-29

2016年十一长假,上海市虹口区商业一村,新婚四个月的小杨与小朱做东,宴请双方父母,家宴过后,宾主道别,谁想这竟成了小杨生前留给父母最后的记忆。此后数月间,这个漂亮、温柔、善良的上海女孩就此从父母眼前消失,仅仅“活”在了社交网络的骗局中。

上海虹口杀妻藏尸案开庭 凶手将尸体藏于冰箱三个月

四个月后,2017年2月1日,农历正月初五,杨敢连六十大寿当天,他没能等来“说”好来祝寿的爱女,与女儿一起缺席的,还有女婿小朱和亲家。2个小时后,当晚18时,杨敢连接到了虹口警方的电话,女儿出事了……

此时,15公里之外的商业一村,刺耳的警笛声划夜空。杨敢连后来才知道,自己接到电话那一刻,女儿小杨已被藏尸冰柜105天,而结束爱女生命的,正是自己的女婿、女儿的丈夫——小朱。当天,他在母亲的陪同下投案自首。

大半年之后的今天(2017年11月29日)上午9时30分,这起当时轰动上海滩的故意杀人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开庭前夕,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回访了被害人小杨家中,悲剧让原本幸福的家庭蒙上阴影,被害人父母的心路历程令人心酸。

破碎的家庭

见到被害人父亲杨敢连这天,他正为即将到来的出庭做准备。年初六十大寿当天,惊悉女儿被女婿杀害,给了老人沉重一击,作为一名人民警察,退休前老杨保护过许多人,却唯独没有保住自己贴心的小棉袄。而小杨母亲则终日以泪洗面,始终难以接受噩耗。

“丧女之痛,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痛楚永远不会磨灭的。”自从小杨出事后,她的表姐每天晚上都赶到姑父家中,陪老人说说话。小杨的二姐一家,则索性住在了杨敢连家里,包办家中大小事,“我们就怕两个老人想不开,剪刀什么的尖锐东西都收起来了。”

推开小杨生前的房间,这里的摆设仍保持原样,粉色是这里的主题,显示了屋主的喜好。床头的抱枕上,小杨生前的照片绘制在两侧,照片中的佳人甜美温柔。“她出嫁前,一直住在这里……”也许是看到了女儿的照片,杨敢连停顿了一下,然后念叨起了女儿小时候的模样。

这半年来,杨敢连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在社交网络上与关心案件进展的网友互动。他说,只希望法院判处死刑,不接受其他任何赔偿。

简朴的婚礼与离奇的债务

年初案发,当真相传开后,行凶者小朱的形象一度让很多认识他的人都感觉陌生而可怕。在邻居口中,小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孩子,在家附近的小学读书,与小区里的同伴们玩耍,叫着阿姨伯伯爷叔一路长大。

但在杨敢连看来,如果不是女儿的坚持,自己一定不会同意这桩婚姻。虽然最后还是妥协了,但他只是怕自己不同意,女儿会记恨。

2015年年底,小杨和小朱领了结婚证。2016年5月28日,两人举办婚礼,当天,小杨只穿了一件白色蕾丝长衫和一条破洞牛仔裤便当了新娘。杨敢连说,这一切都是出于对男方家境的考虑,考虑到对方家庭条件不好,不能太为难他。

事实上,案发后出现的种种诡异,让杨敢连意识到早前的反感并非空穴来风。在朱某某被捕的大半年中,不断有借贷公司工作人员来杨家讨债,而信用卡消费记录显示,小杨死后,其名下信用卡消费已近20万,而实际消费人则指向了丈夫朱某某。

秘而不宣的婚姻危机

随着爱女香消玉殒,女儿婚姻中不为人知的一面,第一次完整呈现在杨敢连的眼前。2015年2月10日,小杨在微博上写下过这样一条状态:

前几天微信删了,找我就短信或电话,也不知微博活着的人有多少,女性随时OK,男性有被删除的风险,在未来的48小时,微博也要战败了,开始陆续删人,这不是演习,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杨家人称,他们事后从女儿闺蜜处了解到,这场战争的起因是小杨发现,有女孩频繁给朱某某发暧昧信息。而在整理小杨身前遗物时,家人又翻出了一张纸条,上面是小朱潦草的字迹:

“保证只有你一个,保证再也不和别人发消息,不会和别人联系,手机每天都可以给你看,手机记录随时可以去拉,每月一号。”左下角还补上一行小字“如果有,烧炭,在家里,一起死。”

这样的发现让杨敢连不寒而栗,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女儿究竟经历着怎样的婚姻。来自家人直观的感受是,女儿婚后的生活习惯有了很大变化,用微信联系家人逐渐变少,朋友圈也不再频繁发布。

案发前不久,原本在本市一所重点小学任职的小杨提出了辞呈,当时是丈夫朱某某陪着妻子去的学校收拾物品。对于此事,杨敢连知之甚少。与小杨每月万元的收入成反比,朱某某在百货公司陈列员的工作收入并不高。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小杨作出了与丈夫共赴香港发展的打算。

在记者得到的一份死者生前提交的辞职报告中,小杨写道:

因丈夫工作晋升,需去香港培训,故提请辞职,丈夫行程规划为9月30日前往武汉,10月将正式入职,前往香港。

对于赴港之事,闺蜜曾劝过小杨,是否太过草率,总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原以为是自己太过敏感,不想短短几个月后,闺蜜竟获悉好友离世的消息。在小杨遇害后,朱某某也并未前往香港,而是继续住在虹口家中,利用社交网络,编织起妻子仍在世的假象。

难以弥补的裂痕

惨案发生后,悲剧引发的后果难以估量,嫌犯朱某某被捕,其八旬的奶奶于次日不幸去世。有邻里揣测,孙子的事可能给了老人很大的打击。

另一边,从知道女儿遇害的那天起,杨敢连和妻子就再也没有开心过。这大半年间,杨敢连为女儿的案件四处奔走,每每想起女儿因冰冻而浑身发紫,皮肤干裂,身形蜷曲的遗体,他都心如刀割,只得依靠喝酒才能睡着。

而原本的亲家自案发至今也已名存实亡。杨敢连透露,直到开庭前,朱家也没来过杨家道过歉,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如今,杨敢连及其亲人都在盼望着法院能尽快开庭,还女儿一个公道。

冥冥中似有天意,11月22日中午,杨敢连收到了来自网友的短信:开庭时间和地点公布了……这起引发关注的案件即将进入到庭审环节。

“短信来的这天,是女儿三十岁生日。”老人顿了一顿,似是想起什么,望着窗台嘴角微翘,言谈间第一次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窗台上,一瓶永生花面朝窗外,阳光透过玻璃罩,粉色花瓣定格在绽放瞬间。不远处的桌上,老人伛偻着腰摆上蛋糕,一旁的贺卡写道:“望你在天之灵一定领受,来世我们再见。”

上海虹口杀妻藏尸案始末细节 朱晓东事发前曾买壮阳药摄像头

2016年10月18日,被告人朱晓东在位于虹口区的家中与被害人杨俪萍(系被告人妻子)发生争吵,期间朱晓东用双手扼住被害人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而死亡;之后,被告人朱晓东将被害人的尸体进行冷藏。相关媒体报道称,朱晓东将妻子杨俪萍杀害后,藏于阳台上的冰柜中长达三个月之久,期间用妻子手机假扮妻子与其家人保持联系,隐瞒妻子已被杀害的事实。

杨敢连说自己今晚肯定会失眠,因为明天就开庭了。从知道女儿遇害的那一天起,杨敢连和妻子就一直在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杀人就得偿命。”杨敢连的态度很坚决。对于杨敢连和妻子来说,这一生最大的悲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们老了,没有后了,你说我怎么能不痛?”

2016年10月18日,杨敢连唯一的女儿杨俪萍被丈夫朱晓东掐死后藏尸于冰柜当中,直到2017年2月1日,杨敢连生日的那一天,朱晓东在母亲的陪同下前往公安机关自首后,杨家人才获悉了一切。而截止那一天,杨俪萍已经在逼仄的冰柜中蜷缩了105天。

“冰柜的温度被调到了最低,全身的皮肤都已经被冻坏,法医甚至都无法检测出具体的死亡时间。”提起这一点,杨敢连和妻子就特别崩溃,“我女儿那么爱美的一个人,让他给弄成这个样子了,我都恨死他了。”杨妈妈失声痛哭。

从早上七点起床,杨敢连就一直没闲着,接近中午的时候,家里陆续来了一些亲戚,“就是过来商量一下明天开庭的事情。”一年多以来,杨家人的生活已经完全被打乱了,“从2月1日那一天起,我整整陪了他们三个月。”杨俪萍的阿姨至今心有余悸,“家里的菜刀,剪刀等我都藏了起来,就怕他们想不开。”阿姨说,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基本上没有出过门,每天就是在家抱头痛哭,“那时候真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了。”

阿姨就住在杨俪萍和朱晓东新房的对面。去年12月30日,她还见过朱晓东,“我给他电话,让他来取我妹妹给他织的毛衣。”阿姨说,朱晓东答应的挺爽快,中午,就给她电话说在楼下了,“我当时特地看了一下表,是中午1点35分。”看到朱晓东后,阿姨觉得他的精神状态特别不好,“脸色很苍白。”

杨敢连的印象当中,女儿从来没有说过朱晓东的不好,“只会说他好。”这一点,杨妈妈也颇有感触,因为杨敢连工作忙,所以母女俩经常一起逛街聊天,“每次讲的都是朱晓东多好多好,逛街就给他看东西。”说起乖巧懂事的女儿,杨妈妈的眼泪就开始不停的往下掉。

杨敢连和妻子住在上海普陀区一个很普通的小区中,两室一厅的房子收拾的干净整齐。杨俪萍住在北面的小屋里,屋子还基本保持着她在的时候的样子,“家具都没动。”杨敢连说,女儿喜欢的一些东西都已经烧掉了,怕她妈妈看到会情绪失控。

杨俪萍的房间中,有一个粉色的衣柜,里面至今还挂着她部分冬天的衣物,“她买衣服都从网上买,很多都没有牌子,但是她真得舍得给朱晓东花钱。”杨敢连说,据他所知,婚前,女儿就替朱晓东还过十几万的债。

这一点,亦得到了杨俪萍朋友的证实,杨俪萍告诉过她,自己给朱晓东买了一块手表,打折下来也要5000多元。

杀妻前曾网购过杀人案例书籍

杨敢连说,朱晓东曾供述,2016年8月,他想和女儿杨俪萍离婚,“两人都去了民政局,但不知道为什么没离成。”杨敢连说,如果不是朱晓东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件事情。

老两口都挺茫然,杨妈妈回忆,去年10月1日,两家人还在一起吃了饭,饭桌上,杨俪萍和朱晓东还有说有笑,一直在互相夹菜,看上去非常恩爱,“就是出门,他们也是手牵手。”

2016年10月14日,是杨妈妈最后一次看到女儿,那一天下午,杨俪萍回家收拾了几件衣物,只呆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准备离开,“我当时不知道朱晓东也要一起来,之前说的是她自己回来,我们还约好去吃火锅。”杨妈妈说,没想到朱晓东也一起回来了,“我当时还说,你不是要吃火锅吗?那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啊。”但杨俪萍拒绝了妈妈的提议,说下一次再一起去吃火锅。

两个人很快就离开了,杨妈妈也没有多想,她并不知道,就在那一天,朱晓东已经陪着杨俪萍去她工作的学校辞了职。

之后,杨家人就再也没有见过杨俪萍了。“他说他是失手掐死了我女儿,那你在赶紧打120,打110啊,这样我们也能理解,但你不救人,还把我女儿的尸体藏进冰柜,这怎么能让人相信他是失手呢?”

根据杨敢连提供的资料来看,朱晓东曾在8月底的时候,网购过6、7本关于死亡现场、死亡启示之类的书。9月中下旬,朱晓东又从网上买了冰柜,“虽然我们不知道具体的送货时间,但应该是在十一之前。”长长的购物单还显示,11月17日,朱晓东曾经购买过一个摄像头,就安装在了家里冰柜对面的墙上。朱晓东还买了好多壮阳药。

冰柜冷冻导致无法准确判断死亡时间

4月16日,杨敢连和妻子去殡仪馆为女儿办理丧葬手续。这是他们案发后第一次见到女儿。4月22日,杨俪萍大殓,“殡仪馆当时不允许遗体告别,说我女儿的样子太难看了,会影响到其他人。”后来,杨家和殡仪馆协商,用白毛巾盖住脸部,脖子以下全部用鲜花覆盖,棺木前放了一张杨俪萍生前的照片,“来的人都看的是照片,我们家人看过遗体的,全都瘫了。”

杨敢连手上有两份报告,一份是验尸报告,一份是朱晓东的精神鉴定证明。验尸报告中指出,杨俪萍属于“机械性窒息”,法医直言由于低温冰冻时间过久,解剖以及使用先进技术也无法正确判断具体死亡时间;另一份报告则证明,朱晓东的精神鉴定完全正常,负有完全刑事行为能力。

今年7月,当地计生委给杨敢连办理了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证,给这位失独老人发放了扶助金。女儿去世这一年多以来,杨妈妈只梦见过一次女儿,“大概是当了老师以后,她坐在那里,我问她,冷不冷,她说,‘妈妈,我不冷’。”

朱晓东的母亲曾在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朱晓东和杨俪萍结婚的时候,她要给买婚纱,杨俪萍不要”。

杨敢连说自己有次梦到女儿,她让爸爸给自己买一套婚纱放在自己的墓穴中,后来杨敢连把这个梦的内容发到了网上,有网友看到后,主动联系杨敢连,说要买一套婚纱送给杨俪萍,但是杨敢连拒绝了,“这个得我们来买。”后来这名网友又特地快递过来了一个头冠,一条头纱。”记者注意到,快递的盒子中还有一张纸片,上面写着“萍萍,愿你来生遇见幸福”。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关注“258企业服务平台“官方微信公众号,每日获取最新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 136****2792

    看完泪流满面,想到你被朱晓东伸手掐脖子的最后时刻,你是何等的心碎

    回复
关于258 商务合作 服务条款 法律申明 隐私保护 意见反馈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2015 258.com ALL Right Reserved

258集团 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04310号-128

闽公网安备 35020502000007号